秋訪北插
         秋訪北插
  對北插天山的記憶已有些模糊,忘不掉的是登頂前那段泥濘的陡坡和滿山嫣紅的山毛櫸。今秋有幸重訪,且取道多崖山上北插,避開了「塞車路段」,也領略了另類上北插的樂趣。
  深秋的清晨,已有涼意。迂迴進入滿月圓森林遊樂區,精神抖擻的走上區內的自導式步道,石階鋪設的步道走來有些硬,但愉快的心情,令我貪婪的吸著芬多精。
  走完石階步道,步入土路山徑。開始之字坡的緩升,整個林相都由杉木構成,這曾具經濟價值的樹種,在林務局的大量種植下,如今遍佈台灣中、低海拔的山區。路徑中較危險處,都建有木棧階梯,以利通行。
  在秋風穿不透的林間,悶熱的空氣凝住,任晨霧慢慢蒸融,汗水汨汨滲出。沉默的山友,踩著相似的步伐,向著相同的目標,是朝聖,還是追求,也許只是想滿足一個小小的欲望而已。
  經過近兩個小時的上坡熱身後,抵達往多崖山的叉路口,但路徑已崩坍。無法通行。需再上行1 0公尺 ,由另一新闢路徑進入。
  路是新闢的,所以土質鬆軟,且是緩下坡,得步步為營,小心為妙。不十分鐘,遇小溪,溪澗滿佈磊石,風姿各具。水清似鏡,蜿蜒清唱,這溪仿如超塵脫俗的村姑。
  過溪後,又開始了漫長的上坡路段。上坡是登山的必然,是種考驗,也是種享受,考驗意志力、體力;享受成就自己的喜悅。有時會生起後悔之心;後悔來此受苦受難。但一旦克服了體能極限和心理煎熬後,站在山頂時卻又欣喜萬分,認為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  此路段中有兩個叉路口;第一叉路口,右轉往赫威山滿月圓。左轉往多崖山,北插天山。第二叉路口,右轉往多崖山、北插天山。左轉望滿月圓山、樂佩山。路標十分清楚,但仍須小心。
  在第二叉路口,路徑有些泥濘,且坡度更陡,近多崖山時更是身陷箭竹叢林中,加上雲霧飄渺,此情此景,讓我有身在高山的錯覺。
  經過近5個小時的奮戰後,終於登頂多崖山。可惜雲霧罩頂,毫無美景可賞,且冷冷的寒意襲來,還是煮個泡麵吃,暖暖身比較實在。
  「水」足「麵」飽後,卻風起雲舞,薄霧漸去,北插乍現,但不見嫣紅山容,只見那樹梢上殘存枯黃片片之山毛櫸佔滿山頭,這果真非一句「蕭瑟」了得。
  不捨的離開多崖山頂,經二處陡削岩壁垂降後再緩上北插天山。才二十分鐘便已欣喜地撫摸著北插這一等三角點。
  在不甚寬闊的山頂,卻人聲沸揚。想北插的盛名遠播,可見一斑。尤其值此秋冬時節,為一賭山毛櫸純林的嫣紅美景,人潮更是絡繹不絕。可惜,今年氣候多變,無緣一賭,只能徒嘆紅顏未老,卻已凋零。幸而有幾顆山毛櫸仍紅豔枝頭,聊堪安慰。想來是期望過大,才換得此般失望。人生!何嘗不是如此,若能放空自己,那即使是一杯清水,亦能嚐得甘甜美味。
  自山頂下至木屋遺址的路段,以泥濘和垂直陡坡聞名,也是登北插的經典體驗。雖然有繩子和樹根來相挺,但驚險刺激不足以來形容其過程,滑倒摔跤更是家常便飯,而滿身的泥濘,讓北插之行更充滿回憶。
  通過陡坡的考驗後,就可以好好享受北插溫柔的一面了;平緩的路徑,徐徐的山風伴著蒼鬱的林相,還有提供清澈水質的水源地,讓山客們休憩,煮咖啡或午餐。休憩充足後,便可踩著輕鬆的步伐,邁向歸程,並回味這一天來的心酸甘苦。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軟硬

pvivbzlncw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