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希望只有陪伴
爸爸從去年12月底回來家中,己有數日。
媽媽每天抱怨爸爸沒做復健、不吃粥、也不說話,成天都是一副沒表情的臉。
回來家裡有諸多的不便;包括廁所很窄,進出不便、客廳也是不大,爸爸的輪椅又佔空間。
而且居住5樓實在很難帶爸爸出門曬太陽。
每次回診;小弟必需請假回來背爸爸下樓,到了樓下如果有叫到復康巴士,到是有司機幫忙。
因為復康巴士很理想又便宜(計程車的一半價)。
爸爸只要坐在輪椅,司機會用伸降機將爸爸連同輪椅伸上去。然後車上有滾輪軌道將爸爸推至定位,再用扣帶扣住。
可是計程車就很不理想。常常叫不到復康巴士時,我們就得乘坐計程車。這也是最麻煩、最累的。因為瓦蒂必需將爸爸抱進車裡,由於搬動姿勢過大,常常造成爸爸唉唉叫的。
然後輪椅又放不下,有的司機很龜毛說;輪椅放不下算大物體,需加收50元。靠~搶錢阿~通常都為了爸爸而妥協付了錢。其實幹到不行!
像這樣煎熬漫長的日子,我們還得承受。哪像肇事者給那麼一點錢就擺脫了,反觀之我們是看不到一絲絲的希望。
小弟背爸爸,常常是一股作氣背上樓,中間都不敢換人或是稍作休息。因為中途一停,就會軟腳、氣喘噓噓。所以背爸爸的苦差事都是落在小弟身上。
我難過的是;小弟能背幾年?還要背幾年?這些問號我都想問問肇事者?良心過得去嗎?要不是爸爸說不怨恨肇事者。我真得很想讓肇事者生不如死。
但是我聽到爸爸的一句話~不怨恨~。我選擇放過肇事者。很多人都說我們要求賠償的太少。
可是我最怕就是拖。因為一拖對我們不利。還有一種可能性,也許遲來的正義,法官會判更多給我們。
但是對方一定會說沒錢要分期。這時一分期我們更是很難拿到錢。爸爸的治療不能因對方要賠不賠而耽誤。
到是肇事者一拖再拖,中間又是不聞不問的。縱使我們再嘔~也是要想盡辦法讓爸爸受到更好的醫療。沒錢也要去借來給爸爸看醫生、住院。
為此家人照顧爸爸日以繼夜、疲於奔命。最後搞到兄弟之間不斷爭吵、不斷惡言相向,彼此就像仇人一樣。
我們常常都會有一個念頭閃過;~來去死好了~無助到爆!唉聲嘆氣的日子不曾間斷過。
也許我就是唉聲嘆氣飽了,而吃不下才會瘦。我知道~在這世上;有無數個家庭跟我們一樣,面臨家要敗的感覺。也不得不佩服歷經這種路程的人,是靠著什麼力量堅持走過來?連我自己都還是不敢置信。
只能說有時很像稻草人(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)、有時又像有一股力量,逼著我們不得不去承擔。時而面對、時而逃避、時而冷笑置之(我看是傻了)。是可悲、還是悲哀?如果有希望,為何我們看不到。
從爸爸出事到現在,總是走一步算一步,該做的也都做了。一路下來不見爸爸好轉。旁人說;經不起這麼一撞,年紀也大了功能逐漸退化。
而醫生則是不發一語。爸爸目前就像是在等死(不要跟我說這是爸爸的命)。
我們只能說好聽一點;~陪伴爸爸~…….~默默陪伴~。如果天倫之樂是這種方式在享受,哼…能不怨天尤人嗎?
再怎麼牽腸掛肚只有陪伴是最感動、最無價的。爸爸你說是不是。
以後我的部落格有時間會慢慢記錄自己,爸爸的部份會遞減。除非老爸站起來走、或是會吃東西,我才會有動力記錄爸爸的點點滴滴。因為這份喜悅我要讓關心我的人都知道。希望有那麼一天。
爸~加油~我們會一直陪你走到最後。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軟硬

pvivbzlncwg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